展会审批之殇

本刊记者/ 陈猛   2016-05-07 14:53:57


本刊记者/ 陈猛

近年来,随着中央释放经济活力的系列改革举措的出台以及业内人士关于改展会审批制为备案制的呼声不断高涨,许多地方办展已经不需要审批,办展环境似乎变得更加宽松了。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审批制已经名存实亡,然而笔者却以为正相反,展会审批实际上是名亡实存,而且永不消失。

日前,一则关于高博会展期更改的消息在行业内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这一偶发事件将业内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展会审批这个古老甚至已经有点落伍的话题上。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2月16日,中国国际高尔夫球博览会(简称“高博会”)发布了一条《展期变更通知》,称原计划于2016年3月4-6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高博会由于种种原因将延期至6月24-26日举办。但是第二天,也就是2月17日,组委会又发出了一则《展会档期紧急通知》,告知展会将恢复原档期3月4-6日举办。如此朝令夕改、反复无常的举动不仅让高尔夫球圈子表示“我们不懂了”,也让会展圈炸了锅。其实,对于展会改期,在会展圈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展会常常改期,如非典时期许多展会被迫停办,去年“9.3”大阅兵期间,北京亦有展会延期或停办的。然而此次高博会改期事件之所以备受关注,除了其朝令夕改(仅一天)和反复无常(延期后又改回来)的特点之外,笔者以为,另一个不应忽视的因素是改期并非因为突发事件。

根据高博会组委会在第一则《展期变更通知》中所说,鉴于近期国际恐怖袭击事件频发,政府对于维稳及防恐的工作要求升高,而北京将于3月3日开始召开全国两会,因高博会原定展期处于两会召开期间,举办地主管公安机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辖区内展览会不予批准。由此可见,展会延期主要是因为两会召开的安全需要,然而全国两会每年都会举行,且时间相对固定,因此不能算作突发事件,既然两会期间不批准展览会,何以不提前通知相关单位?既然不批,为何经主办单位与相关单位的“协商沟通”,展会又可以如期举行?业内某资深专家就对此提出疑问:“批不批的依据是什么?批不批的时间限制是什么?”还有人指出,希望政府对展会的审批和监管以行业发展规律为依据,如果两会期间不允许举办,应提前给出明确指示。虽然这次高博会有惊无险,得以如期举办,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损失,但是业内评论指出,此次事件将促使包括高博会在内的所有展会主办方重视展会举办地的风险问题。说到展会举办地的风险,类似展会改期这样的问题,北京总是会比国内其他城市来的更多更突出一些。因为北京是首都,政治因素永远排在第一位,安全很重要。然而,笔者以为,以安全为由禁止展会举办缺乏必要性与合理性。

高博会此次展期变更是因为政府对“维稳及防恐工作要求提高”,也就是说是为了安全而禁展。对此,业内也对展会安全问题进行了探讨。有人指出,会展活动与节庆、集会、演唱会、游行等活动不太一样,既有公共安全又有生产安全,会展活动应双头安全监管,从人群聚集的角度归社会安全许可、从会展生产角度归安全生产许可。笔者认为,这其实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针对展会审批这一展前监管环节而言,不存在什么生产安全问题,而展会之所以会被改期,是因为相关职能部门出于对可能发生的事故的担忧,然而这种担忧是否会变成现实很值得推敲。职能部门的担忧无非两个方面:一是将展会视作大型群体性活动看待,担心人员聚集造成安全隐患,发生如上海外滩踩踏事故之类的事情,然而事实上,国内并没有因为举办展会发生大型安全事故的案例;二,担心在两会期间这一特殊时期,恐怖分子趁举办展会之际捣乱,破坏首都和谐局面。这就是本末倒置了,要知道,恐怖分子可能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地点制造恐怖事件,岂独一展会哉?要杜绝恐怖事件的发生,就要从源头上加强安全预防、打击恐怖主义势力,扼住恐袭之源头。如果仅仅是禁办展会,那根本就是舍本逐末。首都强调政治功能没错,但没必要牺牲经济功能。

近年来,在中央不断下放审批权限的背景下,安全因素其实已经成为展会审批生存的主要土壤。在我国,展会审批制由来已久,关于这一点业内曾有专业人士专门论述过这一话题,笔者也曾写过这方面的文章,在此不再赘述。不过近年来,随着中央释放经济活力的系列改革举措的出台以及业内人士关于改展会审批制为备案制的呼声不断高涨,许多地方办展已经不需要审批,办展环境似乎变得更加宽松了。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审批制已经名存实亡,然而笔者却以为正相反,展会审批实际上是名亡实存,而且永不消失。

说到这里,就要说一说展会审批的几种类型了。在备案制推行之前,大部分展会都是要审批的,审批的部门主要是贸促会和各级商务主管部门,有的展会还需要国字头的行业协会或所在行业主管部门(如教育、农业、医药等)批复同意举办的文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批文),现在除了一些特殊题材的展会,大多展会已不再需要主管部门审批。在实行备案制的地方,展会只需要工商行政或会展主管部门报备即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展会审批的消失,仍有很多展会是需要审批的。比如,一些地方规定凡是冠以“全国、国际、中国、中华”等字样的展会都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准,地方政府冠名主办展览会一般都需要上级政府部门批准,还有涉外的经贸展会则需要贸促会的批准……可以说展会审批无处不在。也许有人会好奇:不是说现在办展会不需要批文了吗?不是说审批制已经改为备案了吗?不是说要释放经济活力吗?不是说办展环境更加宽松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笔者的看法是,现行体制下,展会审批根本不可能完全消失。虽然表面上看,以前那些明面上的办展需要的种种批文是消失了,但是相关机构的管理权限和功能仍然在那,比如公安、比如消防,都有权利“叫停”展会。毫无疑问,“叫停”就是一种审批!

也许有人认为,很多行业都有审批,不是只有会展冤屈,况且公安机关和消防部门都是在正常履行管理职能,总不能不让政府进行管理吧?诚然,对任何一个行业而言,进行管理都是必要的,但是一旦管理越位,就会造成很多问题,制约行业发展。比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网络剧被下线问题,许多观众都指责广电总局“管得太宽”,不顾百姓需求。对于会展业来说,情况可能更糟糕,因为会展业的“婆婆”多,公安、消防、工商、交通等等部门都对展会拥有管理权限,一旦职能部门的管理权限前移至展会举行之前,这种管理就会变为变相的审批,那么此前国家下放行政审批权限所带来的政策红利就会不复存在!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展会审批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