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会展业的启示

本刊记者\/ 陈猛   2016-11-25 05:20:02

本刊记者/ 陈猛

6月底最热闹的国际新闻莫过于英国脱欧了。西半球的一个国家的去留成功搅动世界风云,上至各国政要、精英学者,下至街头市民,无不热切关注。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前,国内舆论普遍认为英国最终不会脱欧,然而当公投结果出来后,不仅舆论震惊,就连参与投票支持脱欧的英国人都“懵逼”了。

从英国媒体在公投结果公布之后对英国民众的采访可以看出,很多投脱欧票的人肠子都悔青了。根据采访,很多投脱欧票的人并不是因为真的想让英国脱欧,而是因为不相信英国会真的脱欧,相信自己的投票无足轻重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而选择了脱欧,结果就悲剧了。一位英国19岁男孩说:“我现在感觉很糟糕,我当时感觉改变的话会很有趣,现在英镑狂跌,我真的很后悔。我当时在门口的时候其实有犹豫,不知道要投哪边。不过后来看到我的朋友都投了留欧,所以感觉我们的投票会抵消掉,也就没事了。”还有一位英国妇女全家都投脱离欧盟,但后来结果出来后看到英镑一路跌后就懵了,她开始担心自己的工作,她说如果还有一次重投机会的话,她们全家这次肯定都会投留下来。这样的例子可谓不胜枚举。

这种局面足以说明,英国人对于脱欧意味着什么根本没有清醒的认识,投票只是一时兴起,被舆论渲染,盲目从众。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很多人在投票之前都不知道欧盟是什么。根据谷歌披露的数据,在投票截止之后到投票结果出来之前的时间段,来自英国的用户在谷歌的搜索量大增,而这些人当时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关于欧盟的,如:“欧盟是什么”,“有多少国家留在欧盟”以及“离开欧盟意味着什么”等。做出与国家和自身命运如此密切相关的决定,竟是如此草率,这种毫无理性的盲目从众心理和行为,“细思极恐”。

其实,会展业也不乏这种盲从。当移动互联技术呼啸而来之时,很多人都大谈特谈“互联网+会展”,然而很多人对此的理解始终停留在概念阶段,并未探索出实质性的应用手段。当政府开始限制、清理节庆论坛活动时,大家又众口一词强调展会市场化,仿佛政府展已成行业的发展阻碍,好像政府完全退出会展业才算是市场化,但是很少思考过市场化的真正含义。会展业离开政府真的会发展更好吗?如何理解会展业市场化?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展览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了关于市场化的要求,即: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规范和减少政府办展,鼓励各种所有制企业根据市场需求举办展会。市场化、专业化展会数量显著增长,展馆投资建设及管理运营的市场化程度明显提高。由此,我们可以明确一个概念:市场化要求规范和减少政府办展行为,但不代表禁止政府办展。

关于减少政府办展与展会市场化的正相关关系,不论是政策制定者还是会展从业者都是有共识的,但是对政府究竟应该退到何种程度,许多同行缺乏理性的认识。笔者在与很多主办单位的交流中感受到,他们对政府展的态度倾向于抵制和抗拒,认为政府应该完全脱离展会主办,只要做好环境构建和行政服务即可。笔者不否认,行业发展环境的构建和行政服务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而且政府展的强势发展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确实挤压了企业和民间机构办展的空间;这也是如今国家大力推行展会市场化的原因。但是笔者并不认为,在展会主办领域,政府应该或者能够完全退出。

从功能上看,一些特殊类型展会只能由政府出面举办。比如世界性的展会活动如世博会、世园会、达沃斯论坛、APEC会议等,只能由政府出面进行承办,这是展会特性决定的;还有一些展会牵涉到国家对外经济发展和外交战略,承担一定的外交使命,这类展会也只能由政府牵头才能做得起来。比如有天下第一展之称的广交会,50年代创办之初就承担着推进国家出口贸易发展的重担,这不是某一个企业所能做到的;再比如,国家近年来布局沿边偏远省份与周边国家经贸往来的几个大型展会——中国亚欧博览会、东盟博览会、南亚博览会、中俄博览会、东北亚博览会等,都既有促进国际经贸交往的使命,又有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功能,从调控资源的角度,政府更适合操盘。

从过程看,政府办展并不影响构建展览发展环境和做好相关服务。十八大以来的三四年间,展会市场化力度空前,但是各地对会展业的重视程度并未因此减弱,相关规范、行业标准、扶持政策以及产业规划等密集出台,近年来会展行业发展环境明显改善。这也说明,政府办展与构建行业良好环境并不矛盾。

从结果看,经过近几年展会市场化工作的推进,政府展数量已有所减少,市场空间已经腾出来了,市场化的效果初步达到。但与此同时,政府展基数仍然存在,并且依然在推进展览业发展和地方经济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根据北京新展智慧大数据技术研究院今年7月份发布的《2015年政府型展会发展调研报告》中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我国各省份政府型主办展会达到422场,办展总面积达到1296.46万平方米。在各省份政府型展会规模排名中,浙江省以37个展会数量和133.43万平方米办展面积双双位列全国第一。根据统计,浙江的政府型展会大多都是在相关领域或地区,甚至是全国知名的大展,在当地会展业发展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以宁波为例,当地几个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品牌展会都是政府展,如浙洽会、消博会、中东欧博览会等,这些项目也是当地会展业的重要标杆,从政府到业内企业对这些项目都非常重视。很难想象,当地如果没有这些项目,会展业的体量会是何等情况。可以说,像宁波这样的地方在全国并不少见,很多城市的会展业是靠政府型展会项目支撑和带动起来的,因此不能盲目对政府展喊停。

纵观中国会展业的发展历程,政府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是在具体项目培育上还是在大环境的建设上。笔者以为,展会市场化并非要把政府展通通取消,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要按类型按地区区别对待,该减的要减掉,该办的还是要办,且要办好。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会展业不要步英国脱欧的后尘,不可人云亦云,更不可盲目跟风。

《中外会展》2016年8月第8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英国“脱欧”对会展业的启示